>

易红梅、刘承芳、张林秀及其合作者近期在JDE、

- 编辑:6165金沙总站 -

易红梅、刘承芳、张林秀及其合作者近期在JDE、

1.Mo Di, Linxiu Zhang, Hongmei Yi, Renfu Luo, Scott Rozelle and Carl Brinton . "School Dropouts and Conditional Cash Transfers: Evidence from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in Rural China's Junior High Schools." Journal of Development Studies 49: 190-207.

1、Yi, Hongmei, Linxiu Zhang, Renfu Luo, Yaojiang Shi, Di Mo, Carl Brinton and Scott Rozelle . "Dropping out: Why are Students Leaving Junior High in China's Poor Rural Area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ducational Development: 555-563.

文章1:早期资助承诺对我国农村贫困学生的影响及其机理研究

本文旨在了解中国农村贫困地区的辍学现状,探索有条件的现金转移支付对降低辍学率的作用。为了实现上述目的,我们在中国西北地区的一个国家级贫困县的300个贫困生中进行了一项随机控制试验。结果显示,该县的年辍学率平均为7.8%,其中,贫困生的辍学率高达13.3%。而CCT项目将学生的辍学率降低了60%。并且,CCT项目对减少那些学习成绩差的学生、女生和年级较小的学生的辍学率的效果更为显著。

尽管我国已经实施了免费的九年制义务教育,但是在贫困的农村地区,学龄少年的辍学率仍然很高,甚至有继续上升的趋势。但是,令人惊讶的是,除了教育部公布的统计数据外,很少有研究基于实地调查来回答当前农村地区学生辍学率的问题。为了了解到现阶段我国农村初中的辍学率,本研究分别于2009年和2010年对我国西北地区46所初中7800个学生进行了追踪调查。基于这一调查数据,还分析了当年学生辍学的主要影响因素。结果发现,当前初一到初二期间的辍学率为5.7%,初二到初三期间的辍学率为9.0%。总体来看,从初一进校到初三开学,学生的辍学率高达14.2%。那些年龄大的孩子、家境贫寒的孩子、以及学习成绩差的孩子的辍学率更高。基于以上分析,研究人员认为,政府减免学费的政策是必要的,但是仅靠这一项政策并不足以解决当前初中生的辍学问题。

Hongmei Yi, Yingquan Song, Chengfang Liu, Xiaoting Huang, Linxiu Zhang, Yunli Bai, Baoping Ren,Yaojiang Shi, Prashant Loyalka, James Chu, Scott Rozelle. Giving kids a head start: The impact and mechanisms of early commitment of financial aid on poor students in rural China, Journal of Development Economics, 113 : 1-15.

全文下载

全文下载

本文评估了两个早期资助承诺项目对我国农村贫困初中生学业的影响。其中一个项目是在学生刚上初中时给予承诺,另一个项目是在学生即将完成初中学业时给予承诺。分析结果显示,两类资助承诺均没有对学生产生实质性的影响。对9年级学生给予资助承诺仅将学生高中入学率增加了一点点;而对7年级学生的资助承诺既没有降低学生在初中阶段的辍学率,也没有提高他们的标准化数学考试成绩。但是,7年级打算上高中的学生增加了15%。通过分析对9年级学生的资助承诺为什么没有显著改变他们的行为,研究人员发现,竞争性的教育体系已经对学生进行了优胜劣汰。一个学生如果上到了9年级,无论是否有资助,他们都会去上高中。而进一步审视7年级早期资助承诺项目的影响,尽管这些学生改变了他们的上学志愿,但是他们的成绩与实现他们的志愿差距巨大。

2.Chen Xinxin, Hongmei Yi, Linxiu Zhang, Di Mo, James Chu and Scott Rozelle . "Do Poor Students benefit from China's Merge Program? Transfer Path and Educational Performance." Asia Pacific Journal of Education. DOI: .

2、Sun, Bo, Linxiu Zhang Linzhang Yang, Fusuo Zhang, David Norse, and Zhaoliang Zhu . "Agricultrual Non-Point Source Pollution in China: Causes and Mitigation Measures." AMBIO 41: 370-379.

论文链接:

为了改善教育设施和提高贫困农村地区学生的学习成绩,我国政府部门在上个世纪90年代末开始将边缘农村地区的学校合并到中心村、乡镇或县城的学校。与此同时,寄宿设施也开始完善以便于让家住偏远的小学阶段的学龄儿童能住在学校而不是家里。总体上,政府部门为促进农村学校发展,尤其是县镇学校的发展做出了大量的努力。但是,很少有市政研究评估这些学校合并和投资项目对学生学业表现的影响。利用一份来自三个贫困县的涵盖小学阶段转学记录和数学考试成绩的数据,本文通过描述性分析和多元回归分析检验了转学路径与学生学习成绩之间的关系。这也将我们能否分析学校合并和投资项目的成本和收益。结果显示,在县城上学的学生的学习成绩显著优于在乡镇和村里上学的学生。但是,在乡镇上完小学似乎对学生的学习成绩没有影响。令人吃惊的是,在村里的教学点开始上小学对农村学生的学习成绩并没有负面影响;相反,这一经历有时候甚至提升了学生的学习成绩。最后,我们还发现,在学校寄宿并不仅没有帮助寄宿生,有时候甚至降低了他们的学业表现。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我国的面然污染问题日益突出。通过对化肥和农药造成的水源和土壤污染的文献回顾以及对省内氮肥过量使用的评价,我们发现,2000-2008年期间,我国农业面源污染继续增长。其主要的原因在于氮肥和杀虫剂的过量使用。引起氮肥和杀虫剂过量使用的原因有很多,但有两个原因很关键:一是农业技术推广服务供给不足;二是集约化畜牧业生产快速扩张,但是废弃物几乎不采取任何的管理措施。1991-2008年期间,我国每年对氮肥和杀虫剂的使用量分别增长了50.7%和119.7%。本研究建议通过以下措施减少农业面源污染:纠正扭曲的化肥价格、为农民提供合理利用农业化学品的信息;制定更加严格的有机废弃物和杀虫剂使用规范与国家标准。

文章2:免费发放眼镜对学生学业成绩的影响——基于随机干预实验的研究

全文下载

全文下载

Xiaochen Ma, Zhongqiang Zhou, Hongmei Yi, Xiaopeng Pang, Yaojiang Shi, Qianyun Chen, Mirjam E Meltzer, Saskia le Cessie, Mingguang He, Scott Rozelle, Yizhi Liu, Nathan Congdon. Effect of providing free glasses on children’s educational outcomes in China: cluster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British Medical Journal, 2014:1-12.

  1. Zhou Zhongqiang, Junxia Zeng, Xiaochen Ma, Xiaopeng Pang, Hongmei Yi, Qianyu Chen, Mirjam Meltzer, Mingguang He, Scott Rozelle and Nathan G Congdon . "Accuracy of rural refractionists in western China." Investigative ophthalmology & visual science: IOVS-13-13250. .

3、Mo, Di, Hongmei Yi, Linxiu Zhang, Yaojiang Shi, Scott Rozelle and Alexis Medina . "Transfer Paths and Academic Performance: The Primary School Merger Program in China."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Education Development: 423-431.

本研究的主要目标是评估为我国农村近视学生提供免费眼镜对他们学业表现的影响。我们采于2012-2013年期间在我国西部两市252所农村小学19934名四、五年级学生中的3177名近视学生中进行了一项随机控制试验。我们将这些近视学生以学校为单位随机分为三组,分别是控制组、免费眼镜券组和免费眼镜组。 基线调查时,仅有15%的近视学生配戴了眼镜,矫正比例非常低。评估时,研究发现,免费眼镜组观察到的和自我报告的眼镜配戴率分别为41%和68%;控制组分别为26%和37%。对照免费组与控制组发现,提供免费眼镜对学生数学成绩的影响为0,11个标准差。多元回归模型结果显示,提供免费眼镜的影响比父母教育水平或家庭资产的影响还要大。因此,研究人员认为,尽管不是所有拿到免费眼镜的学生都配戴了眼镜,但是提供免费眼镜显著提高了中国农村地区学生的数学成绩。

目标:评价我国西部农村地区验光师验光误差的发生率和独立预测指标。

在上世纪末和本世纪初,我国教育部门启动了规模浩大的小学合并项目,大量的位于村内的小学被合并,农村的孩子都集中位于乡镇或县城的中心小学去上学。尽管小学合并项目忽略了孩子们失去了在他们熟悉的环境中学习的机会,但是它的根本目的在于优化贫困农村地区的教育资源,从而提高学生的学习成绩。由于中心小学距离比较远,小学合并过程中也新建了学生宿舍,鼓励或者要求学生在周一到周五住校。尽管该项目规模庞大,其厉害关系也非常复杂,但几乎没有研究评估因该项目造成的学生转学和寄宿对学生的影响。因此,本文的主要目的是基于学生转学和寄宿数据,评估农村小学合并项目对学生学业成绩的影响。利用普通最小二乘法和倾向匹配得分法,我们的研究发现,如果一个学生从非中心校转到中心校就会存在巨大的“资源效应”。而寄宿对学生的学业成绩有着负面的影响。但进一步的分析发现,无论是否寄宿,那些转学到县城的中心小学的学生都从转学中受益。

论文链接:

样本与方法:地方验光师对样本小学的学生首先进行散瞳和自动验光,然后对这些学生进行了主观验光。经上述检查,一些学生被检查出任一单眼的裸眼视力在6/12及其以下。为了进行质量控制,来自大学的验光师对这些学生进行了再次验光。

全文下载

文章3:我国农村居民视力及农村地区视力保健服务体系现状调查

结果:在502名学生中,21个农村验光师验光质量差的独立预测指标包括远视,散光和视力矫正不到6/12以上 。在农村验光师查出的任一单眼视力不可矫正的201个学生中,经来自大学的验光师复查有110个学生的视力可以提高到6/12以上。我们估计,如经复查,9.1%的学生的视力能被提高。验光不准确的一个原因是即便在散瞳之后,农村验光师仍然错误地倾向于调整验光结果。

4、Babiarz, Kim Singer, Grant Miller, Hongmei Yi, Linxiu Zhang and Scott Rozelle . "Impact of China's New Cooperative Medical Scheme on Township Health Centers." Heath Affairs 31: 1065-1074.

Yunli Bai, Hongmei Yi, Linxiu Zhang, Yaojiang Shi, Xiaochen Ma, Nathan Congdon, Zhongqiang Zhou, Matthew Boswell, Scott Rozelle. An investigation of vision problems and vision care system in rural China, Southeast Asian Journal of Tropical Medicine and Public Health, 6:1464-1473.

结论:中国西部农村地区的验光师缺乏正规的培训,即便使用了自动验光仪,他们也往往不能测出学生的最佳视力。需要培训这些验光师如何更好地使用自动验光仪,特别是在孩子有散光和远视的情况下。

为了减轻农民因大病遭受的经济风险,提高医疗服务的利用率,我国政府于2003年在农村地区启动了新型农村合作医疗。本研究基于一份时间序列数据分析了新农合对农民医疗服务利用、医疗支出、以及对乡镇卫生院的日常业务和财务状况的影响。结果发现,2005-2008年期间,新农合为参合农民提供了一定程度的财务风险保护,增加了患者对乡镇卫生院住院服务的利用强度。最重要的是,新农合的实施改善了乡镇卫生院的财务状况。但是,新农合并未增加到乡镇卫生院就诊的病人的总人次,也并没有增加患者到乡镇卫生院就诊的可能性。尽管这些发现只反映了新农合的早期影响,但也表明,随着农民更多地在村诊所利用门诊服务,在乡镇卫生院利用住院服务,我国农村地区的医疗服务的利用模式已然改变。

本研究旨在评估我国农村地区的视力问题以及视力保健服务的可及性和服务质量。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本研究使用了作者在2012年收集的4套数据:全国农村视力保健调查;私人眼镜店调查;县医院眼科调查;农村学校视力保健调查。结果显示,33%的农村居民自报告视力不良,但仅有22%的居民进行过视力检查。在自报告视力不良的居民中,34%的没有眼镜。在自报告视力不良且戴眼镜的农村居民中,54%的居民在配戴眼镜之前没有进行过视力检查。然而,即使进行视力检查也不能保证获得的视力保健服务质量可靠。我们也评估了农村地区常见的4种视力保健渠道,结果发现,学校视力检查并没有提高学生的戴镜率;县医院平均仅有3名受教育年限仅比高中多一年的眼科医生,这3名眼科医生要为县域范围内约40万人服务;而私人眼镜店验光师的受教育水平和验光资质都比较低。因此,本研究认为我国农村地区视力保健服务不足,不能有效满足样本地区农村居民的需要。

全文下载

本文由地球科学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易红梅、刘承芳、张林秀及其合作者近期在J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