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盐改破局,影响几何

- 编辑:6165金沙总站 -

盐改破局,影响几何

竞争日趋激烈,盐品更加丰富

答:我国盐资源十分丰富、食盐市场供应主体较多,实施盐业体制改革方案、放开食盐价格后,总体上看,食盐市场供应有充分保障,普通食盐价格不会出现异常波动。国家也将采取多种措施切实维护食盐市场和价格基本稳定。一是保障市场供应。要求食盐生产经营企业做好食盐调度和配送工作,切实保障食盐市场特别是边远贫困地区和经济欠发达的边疆民族地区普通食盐稳定供应,做到不断供、不脱销。二是建立健全食盐储备体系。建立由政府储备和企业社会责任储备共同组成的全社会食盐储备体系,其中政府储备不低于本地区1个月食盐消费量,企业储备不低于正常情况下1个月的平均销售量,遇有自然灾害和突发事件发生时,要及时采取投放储备等手段,确保食盐安全稳定供应。三是保持价格稳定。加强食盐市场价格监测,建立健全应急保障机制,保持食盐价格稳定,特殊情况下可依法采取临时价格干预或其他紧急措施,防止普通食盐价格异常波动。四是强化市场监管。加强食盐市场价格监督检查,依法查处哄抬价格、囤积居奇等不正当价格行为,切实维护市场秩序。

盐业,行业不大,影响不小,老百姓的餐桌每天都离不开食盐。今年1月1日起,《盐业体制改革方案》正式实施。盐改冲刺鸣响发令枪,延续了两千多年的食盐专营制度会有什么变化?此次改革又将给消费者和企业带来什么影响?

国务院印发的《盐业体制改革方案》指出,打破食盐生产企业只能销售给指定批发企业、食盐批发企业只能在指定范围内销售的规定,允许食盐生产企业进入流通和销售领域,食盐批发企业开展跨区域经营,全面建立起竞争性市场结构。

为贯彻落实国务院印发的《盐业体制改革方案》有关精神,近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出通知,决定自2017年1月1日起,全面放开食盐出厂、批发和零售价格。就社会关心的问题,记者采访了国家发展改革委相关负责人。

改革之前,食盐生产企业生产的食盐只能卖给食盐批发企业。改革后,生产企业作为真正的市场主体可以确立自己的品牌和价格,省级食盐批发企业可跨省经营,省级以下食盐批发企业可在本省范围内开展经营。

就在几天前,民营食用盐企业益盐堂宣布,将在2017年全面推动食用盐产品在全国上市,为国内消费者带去更多高品质食盐产品。

答:我国盐资源十分丰富,盐行业多年来产大于销。2015年我国原盐产能11345万吨,消费量为8876万吨,其中食盐消费量仅为1000万吨左右。同时,我国食盐市场供应主体较多,登记注册的盐业生产企业有300家左右,盐业流通企业有4000多家。

王强认为,此次改革打破了盐行业缺乏竞争的局面,尤其是对食盐批发企业冲击很大。从前竞争力不强的盐企可以依靠政府给的计划生存,今后可能会被市场淘汰。改革也将加速盐企的兼并重组,最近中国盐业总公司与天津市长芦盐业总公司、河北省盐业专营集团公司就共同组建了跨区域、产销合一的盐业企业。“改革的意义也在于此,适度放开竞争,激励盐企做优做强,为老百姓提供更高品质的食盐,更有利于我国食盐走出去。”王强说。

发展改革委的数据显示,目前我国食盐市场供应主体较多,登记注册的盐业生产企业有300家左右,流通企业有4000多家。

问:食盐价格放开后,国家将采取什么措施保障食盐市场和价格基本稳定?

陈国卫介绍,原有的食盐专营体制下,食盐生产企业必须由省盐务局分配生产计划,给多少计划,企业就生产多少。而省盐务局与盐业公司又是两块牌子一套人马,因此,盐业企业事实上既是盐业的管理者,也是经营者,掌管着生产企业的“饭碗”。“这种行业垄断下,食盐生产企业被排除在市场之外,同时,这种计划的权力也难逃腐败的侵蚀,成为改革的阻力。”

中盐总公司有关人士说,食盐的质量安全和供应安全是盐业工作的首要任务。《食盐专营办法》和《盐业管理条例》等管理细则的公布,有望从根本上解决食盐市场制假贩假问题,确保食盐质量和供应安全。

问:食盐价格放开后,国家将采取什么措施保障内地山区及边远贫困地区和低收入群体生活基本不受影响?

“此次改革是在食盐专营制度基础上推进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王强表示,食盐生产和销售的准入门槛并没有放开。方案明确,不再核准新增食盐定点生产企业,确保企业数量只减不增。同时,以现有食盐定点生产企业和食盐批发企业为基数,不再核准新增食盐批发企业。

标签:盐业

今年4月,国务院印发《盐业体制改革方案》,决定推进盐业体制改革,完善食盐专营制度,打破食盐生产企业只能销售给指定批发企业、食盐批发企业只能在指定范围内销售的规定,允许食盐生产企业进入流通和销售领域,食盐批发企业开展跨区域经营,全面建立起竞争性市场结构,食盐价格具备放开条件。因此,按照盐业体制改革方案的统一部署,国家发展改革委决定自2017年1月1日起,全面放开食盐出厂、批发和零售价格。

对食盐生产企业和食盐批发企业来说,更关键的改革在于两条绳子的松绑——允许现有食盐定点生产企业进入流通销售领域,食盐批发企业可开展跨区域经营。

虽然生产企业众多、流通企业也不少,但和一些发达国家相比,我国食盐品类开发相对不足。在发达国家,食用盐有的多达上千个品种。

答:食盐价格放开后,有的群众担心内地山区和边远地区因运输距离远、成本高,食盐价格可能出现上涨。对此,国家要求各地高度重视,组织好食盐的调配和运输,及时采取投放储备、临时价格干预等手段,确保内地山区及边远贫困地区普通食盐稳定供应和市场价格基本稳定。同时,要求各地根据当地实际情况,灵活选择政府补贴运销费用或直接补贴贫困人口等方式,保障边远地区和经济欠发达的边疆民族地区人口能够吃得上、吃得起合格碘盐,并按照已经建立的社会救助机制,确保低收入群体不因放开食盐价格而降低生活质量。

改革后食盐价格、安全咋保障?

食盐价格放开,会不会引发价格上涨?业内人士认为,不同身份的资金进入盐业市场,将有利于食盐价格的基本稳定。

问:放开食盐价格的背景是什么?

最早的盐改方案,由原国家经贸委盐业管理办公室于2001年提出,主张废除和修改过时的盐业管理条例和食盐专营办法,实行政企分开,剥离盐业公司的管理职能。最后因国家经贸委被撤销,盐改搁浅。此后盐改方案多次“上路”,但最终都未能“成行”。

多路资金入市,盐价稳定可期

放开价格,允许跨省销售;竞争力不强的盐企今后可能会被淘汰

食盐市场放开后,企业为吸引消费者,将把更多精力用于研发新产品,拓展细分市场。未来我国盐业也将形成消费者导向的多层级、细分化产品结构。无论是大众用盐,还是高端用盐,开放的市场都将为百姓带来更丰富、更健康的用盐选择,造福更广大的消费者。

王强认为,我国食盐资源十分丰富,海盐、井矿盐、湖盐资源都十分可观。其中探明的井矿盐储量有大约1.1万亿吨。我国食盐年产能有5000多万吨,消费量大约1000万吨,产能过剩明显。从食盐生产的成本和售价来看,降价也有不小空间。

在此背景下开放食盐市场,多路资金进入,必将出现竞争加剧、行业整合的情况,总体上看,食盐市场供应有充分保障,普通食盐价格不会出现异常波动,短期内甚至有可能带来食盐价格小幅下降。

原国家经贸委运行局副局长、盐业管理办公室主任陈国卫则认为此次改革的重大突破是整个行业乃至全社会都达成了一个共识,“绝大多数行业都市场化了,盐业有什么理由不改革呢?”

12月28日,中国盐业总公司与天津市长芦盐业总公司、河北省盐业专营集团公司共同投资组建中盐京津冀盐业有限责任公司。这是我国盐业体制改革方案出台后成立的首家跨区域、产销合一的现代盐业企业。

王强介绍,食盐监管职能移交给了监管能力更强的食药监等专业监管部门。盐行业信用体系正在加快建设,一旦企业制假售假上了“黑名单”将会永久被排除在行业外。同时,全国统一的食盐追溯系统也即将上线。“争取今年6月份前建完,消费者扫码,企业、产地等信息一目了然。”王强说。

酝酿多时的盐业体制改革,将于2017年1月1日正式拉开大幕。大幕开启之际,多路资金密集亮相,或单兵突进,或抱团发展,或借船出海。这块曾经最坚硬的“计划堡垒”上,各路资金正策马扬鞭、合纵连横,纵情释放着坚冰打破后的市场活力。

对于边远地区的食盐供应能否保障的问题,王强表示,随着物流的快速发展,食盐等商品到达乡镇并不是难事,价格也与城里差不多,食盐供应有保障。同时,此次改革建立了食盐储备机制,要求政府和企业分别储备不少于一个月的食盐消费量,以应对突发情况。边远地区食盐供应还可以通过投放储备、临时价格干预和政府补贴等方式保障。

监管任务加重,确保用盐安全

中国的食盐专营历史可以追溯到春秋战国时期。此次改革的重要内容是价格放开。方案明确,放开食盐出厂、批发和零售价格,食盐不再由政府定价,由企业根据生产经营成本、食盐品质、市场供求状况等因素自主决定。

“突出食盐安全、释放市场活力、坚持依法治盐、注重统筹兼顾。”这是盐业改革方案的基本原则,而确保食盐安全,则是整个改革的核心目标。

价格放开会不会导致食盐涨价?

国家发改委有关负责人说,食盐价格放开后,将采取保障市场供应、建立健全食盐储备体系、加强食盐市场价格监测等多种措施,切实维护食盐市场和价格基本稳定。

王强认为,此次改革方案提出,要研究剥离食盐批发企业承担的行政管理职能,创造条件将食盐质量安全管理与监督职能移交食品药品监管部门或市场监管部门负责。“目前地方食药机构很多都没有建立起来,现有的近两万名食盐执法人员如果划归食药监督部门,还面临着企业编转事业编的问题,要有一个过渡时间,先立后破。”王强认为,此外还要给盐业企业适应市场的时间。

根据方案,工信部主管全国盐业工作,各级盐业主管机构与公安、司法、卫生计生、工商、质检、食药监等各司其职、密切协作,依法加强食盐安全监管。方案并提出探索推进食盐安全监管体制改革,加快建设食盐电子追溯体系。

“在供过于求和利润空间足够的情况下,价格放开后,盐业企业竞争又加大了,普通食盐价格应该能够保持平稳,国家也会采取多种措施切实维护食盐市场和食盐价格基本稳定。”王强表示,改革后食盐价格也将出现分化,包装精美、有其他功效的多品种盐价格会与普通食盐拉开距离。

益盐堂有关负责人认为,市场放开不仅不会影响百姓用盐,优胜劣汰的市场机制将调节供求趋于平衡,推动产业健康良性发展,使企业更加专注地为百姓提供更高质量的食用盐产品。

为何强调这两个“只减不增”?王强表示,主要考虑还是“稳定”。如果当下完全放开市场,大量企业涌入,监管还无法立马跟上。“食盐的民生敏感度高,先让食盐生产、批发企业内部来竞争,更有利于平稳过渡。”

据益盐堂有关负责人介绍,目前我国食盐市场整体供应充足、供大于求。去年全国食盐消费量约为1000万吨,而盐产量超过7000万吨,是消费量的7倍。

专营制度尚未退出历史舞台,将在此基础上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盐改有两年过渡期

“我们会同工信部和各省签订了三方责任书,为政企分开设置了一个期限——今年底前要全部分开,监管部门也都要建立好。”王强说。国家发改委与工信部近日批复了31个省盐业体制改革实施方案,复函中指出在2017年12月31日前要实现职能分离。

降价有不小空间;黑名单、追溯系统保障食盐安全

“从2017年1月1日到2018年12月31日,盐改有两年过渡期,政策落实需要时间,但有明确的期限。”王强说。

陈国卫认为,改革成效应该注意考量生产企业的获得感。目前一些生产企业反映,进入流通销售领域仍有困难,期待政企分开尽快落实。

食盐专营制度终结了吗?

如果此次方案出台标志着盐改枪响,那么,盐改的起跑准备已经持续了15年之久。

1月1日起,《盐业体制改革方案》正式实施盐改破局,影响几何

陈国卫则认为,盐业体制改革虽然已经迈出实质性步伐,但应该继续推进,直至彻底放开食盐专营,允许其他企业进来。在他看来,食盐安全监管并不比其他食品安全问题更难,改革不能因噎废食。

“食盐生产企业和批发企业可以同台竞技,今后消费者在超市里看到的就不仅仅是本地食盐品牌了,食盐品种和品牌会越来越丰富。”国家发改委体改司巡视员王强说。

价格放开、流通销售松绑,此次盐改是否意味着食盐专营制度退出了历史舞台?

本文由化学科学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盐改破局,影响几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