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届“我为家乡测河流”活动成果发布

- 编辑:6165金沙总站 -

第三届“我为家乡测河流”活动成果发布

中国化工仪器网 行业动态】“十里河,从我小时候就是又黑又臭,但是在我家长的印象中,它很清且流量大,周围树木也特别多,他们小时候还会在里面捉鱼。”正在北京林业大学读大二的刘佳荣激动地说道,她来自山西大同,是第三届“我为家乡测河流”大学生环保公益实践活动的志愿者。 205个黑臭水体 今年年初,住建部和环保部联合发布了“城市黑臭水体挂牌督办名单”,要求上榜的205个黑臭水体必须在年内完成治理。本届“我为家乡测河流”活动从今年4月开始,面向全国征集大学生志愿者,在环保部中国环境监测总站相关专家的指导下,今年7月至9月奔赴全国各地对名单中的黑臭水体进行实地检测,以公众参与的方式,用大学生的视角,直观记录了我国黑臭水体治理的现状。 超60%的抽测水体仍为黑臭状态 北京科技报记者、第三届“我为家乡测河流”项目负责人李乃麟表示,通过仪器检测和问卷调查综合的结果来看,超60%的抽测水体仍为黑臭状态;部分河流水体陷入越治越臭的怪圈;政府通报过于乐观,与实地调查有一定出入。 “志愿者检测时间段为7月至9月,单纯从时间点上看,实时检测的时间距离通知要求的后期限还有3~5月,按期落实压力非常大。”李乃麟强调。 来自39所高校的58名大学生志愿者参与了检测工作。本次活动共收到59份检测记录,其中“无黑臭”的为38份,占比约为65%;“轻度黑臭”的为17份,“重度黑臭”的为4份。 也就是说,显示为黑臭的有21份,占比约为35%。本次活动共回收91份问卷,其中显示为“黑臭”的60份,占比约为66.2%;“无黑臭”的31份,占比约为33.8%;“黑臭”的问卷中,有50份总体上认为单季节有黑臭,即一般认为夏天或秋天发生黑臭现象。 李乃麟介绍,根据以上两项综合判断,显示为“有黑臭”,占总记录数比约为36.5%;“均黑臭”的占比约为27%;“无黑臭”的占比约为36.5%。其中“有黑臭”和“均黑臭”加起来占比达到63.5%。 “志愿者真正实施检测的时间段为7月到9月,所以严格来说,不能把以上结论简单理解成为‘超6成水体无法按要求在年内完成治理’,或‘超6成水体治理未见效果’。” 李乃麟说道。 只有“挂牌督办”仍然不够 李乃林表示,黑臭水体治理进度缓慢,甚至“越治越臭”的问题依然很严重。即使部分河流经过持续治理水质已经在好转,但离真正恢复河流生态,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对此,项目组也给出了建议:光有“挂牌督办”还不够,要有更加具体、更加强力、更加直接和更加有操作性的措施来保障落实;相关部门需要多渠道公布河流水质包括黑臭水体信息。目前从政府获取这些信息仍然不是很便利。良好的信息公开是治理的前提;全国的河流是一个有机的整体,“抓大放小”的思维并不合适,名单中的城市河流,“干流比支流受重视、治理力度大”的现象非常明显,这是典型的“应付检查、对付考核”的办事方法,结果就是必然陷入“越治越臭”的怪圈;黑臭水体治理不是面子工程,不能只着眼于“景观”,而应该控制污染源,立足于恢复河流的生态系统,让城市、居民和河流找到和谐共存的办法。 编辑点评 今年4月6日,我国住建部、环保部经研究,决定对社会影响较大的205个黑臭水体实行重点挂牌督办,要求各地高度重视。经过半年多的整治,现在这205个黑臭水体治理的怎样了?一批大学生积极参加“我为家乡测河流”活动,发现目前黑臭水体治理进度还是比较缓慢,还存在了“越治越臭”的问题,看来这大半年的挂牌督办还是不太够。 (原标题:全国挂牌督办的205个“黑臭水体”现在怎样了?大学生实地检测并公布结果)

58名大学生志愿者按照环保部《城市黑臭水体整治工作指南》的要求,对照“名单”,从205个水体中筛选检测了全国16个城市的59条河流,取得900多张调查问卷,67份检测记录。

4月12日,中央环保督察组在对北京反馈意见时提到,黑臭水体治理进展迟缓,2016年应完成19条黑臭水体治理任务,但截至2016年12月仅完成1条。

第三届“我为家乡测河流”活动成果发布

利用天上手段的同时,相关部门还开通了“城市水环境公众参与”的微信公众号,受理涉及黑臭水体的316个举报信息,经核实50个为新增黑臭水体,随即纳入地方整治范围。

本次收到的59份有效检测记录中,“无黑臭”的为38份,占比约为65%;“轻度黑臭”的为17份,“重度黑臭”的为4份。也就说,显示为黑臭的有21份,占比约为35%。回收的91份问卷中,显示为“黑臭”的共计60份,占比约为66.2%;为“无黑臭”的31份,占比约为33.8%;“黑臭”的问卷中,有50份总体上认为单季节有黑臭,即一般为夏天或秋天发生黑臭现象。

目前,全国排查确认的2082个黑臭水体中,34.9%完成整治,28.4%正在整治,22.8%正在开展项目前期,其他正在研究制定整治方案。

该项目负责人李乃麟表示,通过仪器检测和问卷调查综合的结果来看,超60%的抽测水体仍为黑臭状态;部分河流水体陷入越治越臭的怪圈;政府官方通报过于乐观,与实地调查有一定出入。

去年,住建部等部门发布了《城市黑臭水体整治工作指南》,把“控源截污”作为整治的根本措施。但在实际工作中,一些城市由于设施建设和维护不当,加上雨污混接和污水直排,削弱了“控源截污”的作用。

李乃麟表示,黑臭水体治理进度缓慢,甚至“越治越臭”的问题依然很严重。即使部分河流经过持续治理水质已经在好转,但离真正恢复河流生态,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这里也是肖太后河污染最严重的一段,由于人口混杂、疏于管理,沿河民居、商铺生活污水直接排入河道,水体又黑又臭,相关部门一度只得修筑顶棚将河道掩盖。

12月17日,第三届“我为家乡测河流”大学生环保公益实践活动成果发布会在北京举行。发布会上认为,大学生的检测、调查样本显示,抽检水体超过60%仍处于黑臭状态,甚至一部分河流陷入了“越治越臭”的怪圈。

E20环境平台合伙人肖琼研究发现,2017年重点考核的36个重点城市,黑臭水体治理完成率仅为44%。“目前距离考核还有3个季度,压力很大。”

黑臭水体是公众反映最为强烈的环境生态问题。今年年初,住建部和环保部联合发布了“城市黑臭水体挂牌督办名单”,要求上榜的水体必须在年内完成治理。该活动从今年4月开始,面向全国征集大学生志愿者,在环保部中国环境监测总站相关专家的指导下,今年7月至9月奔赴全国各地对名单中的黑臭水体进行实地检测,以公众参与的方式,用大学生的视角,直观记录了我国黑臭水体治理的现状。

民间环保志愿者史殿硕经常组织志愿者实地探访北京的黑臭水体,他们发现,一些已经完成治理的水体有可能返黑返臭,甚至无需使用检测工具,就能凭视觉和嗅觉识别出来。

4月22日,世界地球日,列入北京首批黑臭水体整治名单的肖太后河正在紧张治理中。《民生周刊》记者现场探访看到,这条曾长期重度黑臭的河流仍在封闭施工,一些河段在埋设污水和中水管线,一些河段则在挖土、修井、筑岸,全程几乎看不到河水。

肖琼则更看重市场的力量,“35%的治理完成率仅仅是黑臭水体治理的开始,因为全国还有1875个县,如果每个县至少有一条黑臭水体,还有近2000条黑臭水体治理需求待释放。”

吴舜泽表示,一些地方前期调查不充分,治理技术路线不明确,简单单一,有些依赖投放药剂、调水冲污、原地简易处理等措施,缺乏系统整治思维,导致截污不彻底,截留倍数不够,治标不治本。还有一些地方投入有限,资金压力大,效果易反复,后期运行维护也成问题。

就在12天前,住建部、环保部联合发布《关于对部分城市黑臭水体实行重点挂牌督办的通知》,提出对社会影响较大的全国205个黑臭水体重点挂牌督办,肖太后河有两条段位列其中。

督察组同时指出,北京污水直排或超标排放问题突出,朝阳区小红门污水处理厂长期超负荷运行问题一直未解决;昌平区北京科技商务区再生水厂建设迟迟没有进展,每天约5万吨污水直排南沙河。

她认为,近期释放的黑臭水体市场会超过2万亿,其中一半以上在污水处理的控源截污市场。“据E20调研及测算,2万亿市场空间在2017年左右释放到达顶点。”

黑臭水体为何越治越多

《民生周刊》记者现场看到,除河道在紧张施工外,肖太后河流经的多个村庄,特别是临河区域清理整治工作正在进行。在外来人口较多的小武基村,广播中不断循环播放着拆迁通知。

“黑臭水体越整治越多,也有这个原因。地方开始没有查全,现在,上面卫星监督,下面公众参与,两边一结合,又把一些黑臭水体拎出来了。”张波说。

这或许是北京这样的特大型城市黑臭水体整治难以快速推进的原因之一。吴舜泽表示,各地黑臭水体治理工作不平衡,特别是跟拆迁、城市规划联动的方面,有些地方推进难度较大,完成2017年水十条的第一个阶段任务难度不小。

“下一步,在加强政府监管的同时,更好地发挥市场作用,确保黑臭水体整治治标又治本,扎扎实实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张波说。

一名施工负责人告诉记者,肖太后河河道工程计划在6月完工,必须赶在汛期来临前;同时进行的还有河岸绿化整治工程,以后将不会再出现污水直排肖太后河的情况。他向记者感慨,整个工程中难度最大的并非河道施工,而是河岸拆迁工作。

中央环保督察也发现,深圳市在茅洲河等流域污染治理中,大量采取箱涵截污,导致清污不分、雨污不分,截污效果大打折扣。茅洲河宝安段也位列重点挂牌督办的205个黑臭水体名单。

在3月召开的2017水业战略论坛上,环保部环境规划院副院长吴舜泽谈及黑臭水体治理时表示,一些地方的责任并没有完全落实,在部门之间存在相互推诿现象。黑臭水体排查不到位,一些地方上报进入平台的水体明显偏少,与实际和当初的预计有差距。

重点城市完工近四成

2017市场释放达到顶点

广州市曾先后投入300多亿元用于水污染治理,取得一定成效,但后续措施没有跟上,工作缺乏连续性,导致污染反弹,截至督察时,全市51条重点河涌中有35条为黑臭水体。

根据环保部给出的数据,截至今年3月下旬,全国224个地级及以上城市共排查确认黑臭水体2082个,但这个数字并非最初的统计结果。

去年2月,住建部公布了全国城市黑臭水体排查情况,显示共排查出黑臭水体1861个,其中河流1595条,湖、溏266个,总体呈南多北少趋势。

张波也认为:“今年一些重点城市年底前要基本解决黑臭水体,这个任务非常艰巨。”他说,黑臭水体的问题本质是污水直排环境问题,再本质一点是环境基础设施不配套的问题,管网不配套等问题,所以整治起来有它的难度。

按照水十条的要求,直辖市、省会城市、计划单列市建成区将于2017年底基本消除黑臭水体。如今,距离首批黑臭水体治理大限仅剩7个月,全国205条段黑臭水体能否按时还清,备受关注。

为何一年之后黑臭水体总数不减反增?环保部水环境管理司司长张波在3月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分析,环境卫星新识别了一些地方的黑臭水体,这些可能最初没有列入,“利用卫星从北京等20个城市发现了272个疑似黑臭水体,地方确认96个,并纳入黑臭水体整治清单。”

作为北京有名的黑臭河,肖太后河被列入北京第一批黑臭水体名单,几乎同时,即2016年年初确定了整治方案并展开施工,行动并不晚。但一年多过去了,肖太后河的状态仍停留在“进行中”,公众期待的一河清水迟迟难觅。

本文由化学科学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第三届“我为家乡测河流”活动成果发布